《In the World with You》
By Sean Manson

*配對:Jax Loner x Vetroys Goya
*分級:普遍級
*字數:2,760
*說明:唉唷總之就是之前企劃人物衍伸,巫師是指哈利波特那種巫師。Jax和Vetroys第一次相遇的場景(圖中左邊兩位)。


 

 

  在知道了魔法世界這個荒唐到完全不曾思考過的地方之後,以為接下來的人生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令人更驚訝了,但是遇到了那個傢伙……應該說是──直到遇到了那個傢伙,突然之間,什麼冷靜、什麼理性,就這樣零零落落地散了一地。

 

  天氣不太好的一天,中午過後下了一場暴雨,估計這樣突然的程度能讓許多人嘴裡吐出同樣難聽的咒罵話語。
  人行道的紅磚上積了一攤攤的水,不妨礙行走但是惹人厭,路邊的綠茵上偶爾滴下一兩滴水,更是惱人,於是我加快了腳步,超過了幾個不知怎麼竟然可以忍受的傢伙。紅髮又滿臉雀斑的熱狗小販在公園旁的同一個位置上,靠在路燈上滑著手機,在我基近慢跑的步伐經過時抬頭打了聲招呼。 

  「嘿,今天是黑色星期五喔Jax!」轉過街角之後有人在背後朝著我嚷嚷,我回過頭,是店長的兒子Clemens,看來應該是剛下課,小傢伙故作凶狠的瞪著我,卸下了掛在右肩上的雙肩書包,一邊模仿動作一邊發出電鋸的聲音。
  「叫你爸恐怖片不要給你看太多。」我繼續往店裡的方向走。
  「他……他不知道啦。」Clemens小聲嘟囔著,有一下沒一下地甩著深紅色皮質書包。
  「噢對,你幾歲了?五歲?」
  「嘿!十歲又28天了!」他抗議著,然後搶在我前頭用力拉開店裡的玻璃門,惹得鈴鐺叮鈴叮鈴響。
  「對喔,我知道你每天都在倒數收到那個霍什麼學校的信。」
  「是霍格華茲啦。」小傢伙心情似乎沒受這爛天氣影響,還輕哼著歌,經過一排古典吉他時伸手撥了撥弦。 


  樂器行裡有客人,剛進門時店長正在電吉他區和客人交涉,鈴響時對進來的我點了點頭,那個人背對著這兒,手裡拿了一把螢光色貝斯,似乎準備試音。
  走進櫃台裡,Clemens鳩佔鵲巢地坐在櫃台正後方的位置,把玩著手中的東西。我將顧客委託修理的琴放下,看了他一眼,小傢伙手中是一條項鍊,掛著一個可開啟、精巧的古銅色小墜飾,照片裡的小小肖像不停地對自己擠眉弄眼。
  「嘿,你戴這種東西去學校啊?」我問道,並在小傢伙身邊坐下。
  「啊,反正他們又不知道。而且他們都很相信我呢。」Clemens很有信心的說道。
  「他們?一般人類嗎,呵……」噢,他們好像叫我們…麻瓜? 
  在加入店長的樂團、認識店長的老婆Sylvia的那一天…應該說是那五分鐘之內,我就知道了魔法世界的存在,不過當然是在我一句不相信的話出口,Sylvia立刻施法將我的貝斯變成一只紅酒杯之後,我才啞口無言地相信那活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想過的另一個世界。
  「啊,教我教我!」看到我拿出琴袋裡待維修的貝斯,Clemens立刻收起手中的東西,從椅子上蹦起。
  「沒空,而且這是要修理的。」趁他跑進房間拿自己的樂器,我坐回了櫃檯後的位置。


  低沉而穩健的琴音從擺放插電琴那一排流淌出來,我下意識地瞥向那,拿著鮮豔顏色貝斯的傢伙開始試琴,先是基礎的爬琴格,但是光聽就知道是出自有底子之人,到高音的位置做了幾個花俏的指法技巧,緊接著一個滑音之後便猛然加速,儘管不是在練團室那樣的密閉空間,沉鬱而具侵略性的琴音在仍店裡仍造成一種迴響的效果。
  後頭的小傢伙早就噤聲,可想而知應該是一臉崇拜的樣子。
  我緊盯著那人,彈琴者的背影看起來仍是輕鬆愜意,手上的琴音卻令人熱血沸騰,沒被遮住的亮色的琴頸上,按弦的手動得飛快,雖然根本沒有站在他跟前,卻明顯感覺得到他的游刃有餘,店長早已在開頭發出驚呼聲,此時更是喜形於色。還是應該說,見獵心喜? 
  放慢了速度,那人一邊繼續彈奏一邊又和店長說起話來,站在店長前,他的個子看起來相對嬌小許多,到處亂翹的頭髮長度大約到肩下,在燈光下是淺茶色,穿著一件灰色長袖襯衫、深藍色背心以及格紋及膝短褲,不用看休閒皮鞋就知道是一副時下文青的新潮打扮,說是玩搖滾的人,不如說比較有藝術家的氣質。


  在我自然聯想那人是否戴著搭配的皮革粗框眼鏡時,知名廠牌飽滿的電貝斯聲戛然而止。
  Clemens也一下子回過神來,很認真地看著我的眼睛說:「…啊,Jax我覺得你也很厲害啦。」  
  還沒回話,Sylvia──也就是Clemens的母親──突然將手中的購物袋啪一聲放到櫃檯上,然後也看了那一頭的丈夫和顧客一眼,剛剛那傢伙演奏時門上的鈴噹就響過了,可是櫃台前的兩人都沒有心神理會。
  「嗨。」Sylvia順著兒子的目光又看過去,感受到店裡流淌的氣氛之後,似乎將本來要說的話收了回去,接著說:「他是巫師喔。」

  要是聽不懂德語,會覺得她是在說「晚餐吃義大利麵喔」之類的平常話語。
  「什麼…鬼東西?」嘖,雖然對於魔法世界知情,但好歹我也是個…麻瓜。
  「那個拿著粉紅色吉他的小子啊,他是巫師喔。」Sylvia推開櫃檯的半身矮門走進來,再次朝那裡指了指,語氣絲毫沒有波瀾。
  Sylvia的話我當然聽得一清二楚,只不過……「巫師?你怎麼知道?他可沒有把貝斯──對了他手上的是貝斯──變成一只酒杯啊。」
  「這你就不知道啦,Jax,」她露出了一個理所當然的笑容,習慣性地揉了揉身旁兒子的頭髮說著,「看到他身上那件背心沒?我百分之120肯定那個縫線和剪裁是出自『摩金夫人的各式長袍店』。」
  「長袍…店?」意思很明顯的就是魔法世界的商店,我的確看過Sylvia穿她以前的舊「長袍」,配著一條銀色、藍色相間的圍巾,整體看起來的確不是麻瓜會穿的東西,不過那個傢伙身上那件倒看起來非常的「麻瓜」。
  「對啊,我不會認錯的啦,嘖、嘖…這提醒了我要寄信回家呢。」Sylvia一手撐著櫃檯,指尖在櫃檯的玻璃櫥上輕敲。
  「太好了!」店長Angus爽朗的聲音傳來。喔?
  聽見丈夫的聲音,Sylvia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唉呀!該去打個招呼吧?」
  不待Sylvia上前,Angus就和那個還拿著螢光粉紅貝斯的巫師一起走向櫃台,Angus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直接對著我說:「Jax,找到新貝斯手了啦!」
  那傢伙並沒有戴皮革粗框款式的眼鏡,似乎比預想中還年輕,大約20歲上下,亂翹的瀏海下是一雙澄澈的淡色瞳,白淨卻紅潤的皮膚上有些許雀斑,更添了些許稚氣,淡色的髮眸配上這一身打扮,完全是拿著咖啡紙杯在書店裡的文藝青年樣,但直覺卻覺非然。
  「Vetroys Goya,名字很饒口,所以叫Goya就可以啦。」還沒開口前他就先自我介紹。
  「喔對──Goya是吧…我們的團名叫做Not Meant to Kill。」
  「所以你們一個是不知道對方名字就邀人入團,一個是不知道團名就同意入團囉?」我看著眼前互相對話的兩位。
  「我是Sylvia!很高興認識你,Goya,很久沒在這碰到巫師了呢!」Sylvia馬上伸出手去,「上次去斜角巷已經是半年前啦!」
  本來打算繼續和我說話的那傢伙對Sylvia的話當然一下子瞪大了眼,並對著Sylvia用力地環視著除了她以外的三個人。
  「啊,我丈夫、我兒子,」她邊說邊用手指,「然後Jax也知道。」

  Goya誇張地作了個鬆了一口氣的動作,友善地對我伸出手,「Jax?我可以叫你Jax吧?」還有一個任誰看來都友善至極的笑容,過後的那一陣子我都把當下那種感覺形容做毛骨悚然。


  我後來才意識到,那天在他駕馭著招搖的螢光粉紅樂器時,我的目光沒有移開過,不過他一直到很久以後才從我嘴裡得知──主動講這種事嗎?怎麼可能。


  再次對螢光粉紅進行嘲諷之後,那傢伙竊笑著說,見獵心喜的是你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七月流火 的頭像
✡ 七月流火

無意催春去,苦有悲秋人。

✡ 七月流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