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e so Vain
By Sean Manson
 

*配對:Tim Skold / John 5(Marilyn Manson / Twiggy Ramirez)
*分級:普遍級
*字數:2,820
*說明:Marilyn Manson同人創作。時間大約為2012年曼森專輯《Born Villain》發行之後。故事設定是單純的(?)John加入了崇拜的Manson團裡之後,被這隻渣攻啃得骨頭也不剩,結果發現自己不是唯一,竟然存在著官配,狠心拋情棄團之後終於和Tim在一起了。這是幾年之後的偶遇場景。
 
 
*  
 
 
JOHN──
 
 
  高級飯店不只起居室,連浴室的燈光都調到另人舒適的亮度與色澤,寬敞的內間有著雪亮的牆壁、一塵不染的盥洗設備、陶瓷纖維的按摩浴缸,毛巾、浴巾、浴衣整整齊齊的掛在牆上,空氣中飄散著標準的飯店芳香劑,不難聞卻令人難耐,用錢換來的標準服務,就像那些人嘴角掛著的專業微笑。
  
  同樣是純白的腳踏墊上一件黑色無袖長袍,再往前是黑色漆皮長褲、袖套,和白色地磚呈現強烈對比,上頭的鉚釘綴飾叛逆的宣示它只適合舞臺上的鎂光燈。
  頭頂上的抽風機嗡嗡作響,惱人的聲音讓更加頭痛欲裂,龍舌蘭還在喉底火辣辣地燒著,每一下心跳都隨著低音音響劇烈震動我不記得剛剛多少人過來碰碰我的杯子、拍我的背、道賀、說話,我麻木地著那些下一秒就會忘記、不著邊際的應酬語,突然之間,那跋扈的身影在燈紅酒綠的派對中央開出一條道,就像是聖經裡,他最愛提的上帝分開那汪洋紅海。

  我看見他了──看到他招牌的白色隱形眼鏡看向我。


  兩手撐著大理石洗手臺,什麼東西在上頭滴著水然後一滴滴延著前額流下,我愣愣地看著汙濁的水流下排水孔……我這樣多久了?站在洗手台前多久了?
  向後踉蹌一步,碰地一聲貼上淋浴間的玻璃門,猛地抬頭,瞪著不知多久之前還一塵不染的鏡子,現在上面散佈著大大小小染上顏色的水珠,鏡子裡,水滴後頭那個人,一臉驚恐地盯著前方,凌亂的淡金髮,瀏海溼成一束束貼在頰邊,臉上白色、黑色的化妝顏料早已不成樣子,彷若一幅失敗至極的黑白水彩畫。

  深呼吸……儘管我從來不覺得深呼吸會對任何事有任何益處,就且當作是一個強制讓腦袋空白幾秒的理由。我小心翼翼地再次走近那深黑色的大理石,拿掉腕上的手環,讓它們在水槽裡一個個發出匡噹匡噹的聲響,然後拿掉分別在食指、中指、無名指上的戒指,接著是項鍊、耳環,最後把身上僅剩的褲子脫掉扔在一旁
  我緩慢的進行每一個動作,幾乎以為這樣上一秒就不會結束,或者下一秒不會來。

  ……嗡嗡聲到底要響多久呢?


  很訝異我還記得到底怎麼卸完妝、在那高級浴室洗完澡、穿好浴袍,毫髮無傷走出浴室,並且為自己倒了一杯足夠冰凍腦袋的冰水。牆上的深色復古壁鐘走了好大半,可以眺望城市夜景的大落地窗外已經開始暗了,是黃昏特有的粉橘色,但是都市叢林的剪影抓不住我半點注意力。

  想起了樂團明天離開要M市,我拖著腳步靠近行李箱,胡亂扔了幾件皺成一團的衣服和東西進去,梳妝台和旁邊的地上散落著各種雜物,還有一些空的啤酒罐,我拾起腳邊的美國國旗圖樣打火機,看向床頭櫃上Tim的駱駝牌香菸,他今天應該不會來吧?我再度試著不去想壓在箱底的那張綠色封面專輯。

  碰地一聲,不知怎地還是扣上了凌亂得像現在思緒的箱子,並在下一秒訝異自己的想法,那麼也在我心裡嗎?
  不敢置信的我突然開始大笑,笑得喘不過氣,喝水還小嗆了一口。

  頭好像不太疼了。


  放下玻璃杯之後,我決定彈吉他到晚上慶功宴──說難聽一點就是上一個派對的續攤。宿醉鐵定很難受,但是我暫時也想不出來,如果不喝醉,還能幹出什麼好事讓自己不至於拿著飯店的刮鬍刀在浴室裡自殘,然後在媒體發狂渲染後住進精神病院。Pick,一把抓起吉他,靠著床角開始刷弦。幾個熟悉的和絃之後,越彈越不對勁,突然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任由指下繼續……


  片段的記憶湧現,我想那是摩西經過的海,上帝那拯救世人的滔天波浪朝我捲來。


  「You walked into the party, like you were walking onto a yacht……」他的嗓音已經不似當年,但是裡面的傲慢和跋扈永遠不會改變。

  弦下不可抑止的刷著這首歌,耳邊的旋律和當年Tainted Love的身影重疊,進入派對的身影,不吐出任何一字隨即氣壓全場,他同樣揚起那不屑的嘴角,用挑釁的眼神環視好似眾生只得仰望,揚手才能擋住些懾人的光芒,儘管是拍MV,他仍然詮釋得淋漓盡致,他一直是一個藝術家,一個好演員,舞臺一向是他的,每道目光都投向他,每一道。

  「John,你過得還好嗎?」他說,那一好演員對我說。


  每一道目光都投向他,每一道……他的黑色外套輕輕刷過我的左臂,我看不清他笑容底下的涵義,在紅紅綠綠的迪斯可燈下我給了自己這個藉口。他身上有甜甜的味道,我還想不起是什麼,便注意到他的另一隻手,手後頭牽著的那個人……接下來便被龍舌蘭的苦澀淹過,淹得我無法呼吸,擱淺的記憶停在那,我不願意想起任何一個他們任何一個。


  「You think love is to pray, I am sorry I don't pray that way……」兩首翻唱的歌曲在他嘴裡,總從深情變成不羈,流瀉出的情感熱烈而激昂,卻是怎麼樣也止不住地燙人,當他開口,那世界的法則彷彿瞬間傾向於他。
  帶著聖經詛咒著上帝,宣稱地獄是一個幽暗的極樂世界,盡情消耗情感,用恨去愛,感性的嘲諷著太理性用事的人們,毀滅一切管它是好事壞事,死亡只是茶餘飯後消遣的笑話,這就是他。

  快十年了,你消磨殆盡了沒呢?靈魂破損的差不多了吧?雖然你應該會把它當成藝術品,視為榮耀地向世人展示,畢竟,你是藝術家。


  「碰!」我感到指尖發顫,任由吉他倒下後,我爬上飯店的高級彈簧床,一頭倒下。這把的款式和當年台上摔下那把一樣嗎?我當時對他的辱罵是什麼心情呢?休息室裡重疊的身影也被龍舌蘭淹沒了嗎?啊那天房間裡燃的芳香蠟燭,他身上的味道,跟他身後那人一模一樣。




  「Tim對我很好。」手上的酒全灑在地上,有些還濺到了他的厚底鞋上,然後我狼狽的幾乎用逃的逃出派對,就像在飄散香氣的休息室宣布退出樂團後。


  「鈴──────……」突來的聲響驚得我從床上跳起來,酒幾乎又醒了一半,伴隨而來的訝異是自己竟然想得如此入神,對那個人,這種感覺很久沒有了。



  「咳喂?」感覺太久沒開口,聲音哽在喉頭。
  「John……在睡嗎還好吧?」Tim的嗓音保持平常的平淡。我晚點會過去。」
  「嗯,我好。」我看見休息室裡那人傾頭向我,咧開一道笑。
  「很累?在想什麼?」
  「……」我也笑了,向他。「往事。」
 
  接著沒有回頭。
  Tim的身影出現,在後台外的停車場擁住我的腰。 
 
 
 

 



------



*閱後說明:


〈Tainted Love〉、〈You're so Vain〉都是曼森翻唱的歌曲,把它們變得跩跩(?)。
用的梗是前者的MV,是囂張的曼森在派對裡的囂張行徑,
後者是用歌詞,歌詞裡面是描述第一人稱的主角和他囂張跋扈的前情人,
根本量身打造是吧……(擦汗)

…最後,曼森踢囧五所以鬧翻了這個知情者一定看得懂吧?
不知情者請google「Manson kicks John 5's ass」。
雖然Twiggy那時明明就不在團了,可是故事設定是休息室的人是他和曼森。
(不要問我他們在做什麼)

希望結尾不會讓人覺得不明不白,
我要寫的感覺是,囧五是個感性單純的人,
遇到曼這種圓滑、情感豐富的老手(?)想當然會遭殃(??)。
隨後囧五掉到回憶漩渦,痛苦掙扎之際,Tim打來,
讓他突然意識到身邊給他溫暖的那個人是誰,
於是他笑了,像當年那樣笑,結尾他想著的是提姆給他的擁抱。

朋友跟我反應說,所以囧五和提姆在一起,卻想起前情人?

當然不是留戀,被傷害得太深,
銘心刻骨的痛隨著時間的確會淡去,
但是當這樣毫無準備的突然被拉回過去,
就像直接在舊傷上插刀;
傷痛無法被抹滅掉,他隨著你的一切繼續伴隨著你,
也許這樣,能有發掘幸福的新能力吧?
(我到底在說什麼鬼東西)


另外紅海和摩西,有詳細需求(?)請Google,
總之聖經就是說摩西按照上帝的指示,
分開紅海讓猶太人過海,逃離某個災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七月流火 的頭像
✡ 七月流火

無意催春去,苦有悲秋人。

✡ 七月流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